某某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欢迎您!

中国欧宝实现碳中和的主要机遇与挑战(略)

时间:2022-09-18

欧宝中国欧宝实现碳中和的主要机遇与挑战(略)

中国2030年碳峰值和2060年实现碳中和是中央经过深思熟虑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体现了中国在应对全球气候变化中的大国作用、对未来世界发展方向的展望和对全球气候变化的承诺。中国绿色转型。战略信心。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的发展理念发生了根本变化。环境保护不再被视为经济发展的包袱,而是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动力。减排也从过去的“我要减排”变成了“我要减排”。现在,全球已有 120 多个国家以不同方式提出了碳中和目标。全球碳中和共识的形成,标志着传统工业时代的终结,新的发展时代的开始。碳中和是对整个发展范式的重新定义和塑造,是生产生活方式的“自我革命”。这既是前所未有的挑战,也是中国的战略机遇。在未来的绿色转型和全球气候治理过程中,中国很有可能扮演全球领导者的角色。和生产生活方式的“自我革命”。这既是前所未有的挑战,也是中国的战略机遇。在未来的绿色转型和全球气候治理过程中,中国很有可能扮演全球领导者的角色。和生产生活方式的“自我革命”。这既是前所未有的挑战,也是中国的战略机遇。在未来的绿色转型和全球气候治理过程中,中国很有可能扮演全球领导者的角色。

引文来源:张永生、晁庆臣、陈颖、张建宇、王谋、张颖、余翔:《中国的碳中和:引领全球气候治理与绿色转型》,国际经济评论,2021年第3期第9期约 26 页。

欧宝张永生(中国社会科学院生态文明研究所所长)

一是如何认识碳中和的机遇和挑战。碳中和是一项战略考虑,代表着一个战略机遇。需要明确的是,当我们讨论碳中和的机遇和挑战时,我们并不是要比较机遇和挑战。我们选择实现碳中和是因为机遇大于挑战,但要说碳中和才是正道。这条路的背后有很多机会,也有巨大的挑战。碳中和不是“是否”的选择题,而是“如何实现”的应用题。实现碳中和发展范式转变是中国必须要做的,是全人类必须实现的转变。

二是不能仅仅从GDP增长的狭隘视角来看待碳中和的机遇。这里有两个问题:一是现有GDP的一部分更多的是商业上的成功,并不总是对改善社会福祉有用,有些甚至是有害的(如烟草、垃圾食品等);第二,经济增长的最终目的是提高人类福祉,而福祉包括生态环境、文化和一些社会公共产品等许多无法市场化和商品化的内容。过去,传统的工业化道路并不强调这两个问题。可能是“高增长、低幸福”的路径,但现在理想的路径是“高增长、高幸福”,其中非商业化的内容也很重要。当然,高增长也是相对的,中国的增长速度不能回到过去。因此,一方面,需要用不同的指标来衡量经济发展绩效;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要转变发展理念,在高质量发展与传统工业化道路之间做出选择。

欧宝第三,碳中和机遇在于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的转变。一是生产方式的转变,即采用更绿色、更先进的技术进行生产,其中蕴含着很多机会。产品刚面市时多为奢侈品,价格高昂;但在市场机制的作用下,随着分工和专业化的演进,成本会大幅下降。比如新能源汽车市场从无到有成长机不可失:中国能源可持续发展,成本从高到低大幅下降。其他绿色技术和绿色产品的开发也是如此。第二是生活方式改变的机会很多。生产方式的转变不足以实现碳中和。生产方式的转变有时可能会更多地刺激生产和消费的扩大,就像上面提到的“杰文斯悖论”一样,最终也未必如此。将有助于改善环境。实现碳中和必须伴随生活方式的改变。如果美好生活的定义和价值观不改变,单纯依靠技术实现经济发展与资源消耗的脱钩将是非常困难的,甚至是不可能的。将有助于改善环境。实现碳中和必须伴随生活方式的改变。如果美好生活的定义和价值观不改变,单纯依靠技术实现经济发展与资源消耗的脱钩将是非常困难的,甚至是不可能的。将有助于改善环境。实现碳中和必须伴随生活方式的改变。如果美好生活的定义和价值观不改变,单纯依靠技术实现经济发展与资源消耗的脱钩将是非常困难的,甚至是不可能的。

第四,预期在碳中和机会的实现机制中非常重要。如果社会对碳中和有一个稳定的预期,世界会朝着这个方向发展机不可失:中国能源可持续发展,那么企业就会朝着这个方向寻找商机,相关投资也会跟进,整个发展内容也会随之发生变化。自我实现。这种发展范式的转变,就是从一种状态跳到另一种状态,开启了一个新的局面。绿色发展需要行动。但是,当没有足够的绿色发展证据时,政府或企业往往担心风险太大而不采取行动。这导致了一个矛盾的情况,没有证据就没有行动,没有行动就没有证据。这就是需要有远见的领导者和企业家的地方,他们可以看到别人看不到的机会,并且可以预见一旦采取某些步骤就会出现的新情况。绿色转型实际上考验的是领导者的远见和发展理念,而发展愿景往往具有“自我实现”的机制。至于实现的具体路径,我们无法准确预测从现在到2060年碳中和会如何发生,会出现什么样的技术或新产品。但是,基于对市场机制的理解,我坚信,在新的碳中和约束施加后,只要市场能充分发挥作用,政府能更好地发挥作用,就会有很多难以想象的新绿色需求和新供应。出现。

五是了解碳峰值与碳中和的关系。碳峰化和碳中和是两个不同性质的概念。并不是说先达到碳峰,然后再讨论如何实现碳中和,而是从现在开始以碳中和的发展范式来考虑碳峰问题。从现在开始设定碳中和目标,碳达峰只是碳中和的一个过程。现在很多人都在讨论,发达国家至少需要40年才能实现碳中和,有的甚至长达70年,而中国只用了30年。时间短固然意味着巨大的挑战,但也意味着它还没有锁定在高碳状态,转型成本相对较低,可以在多方面实现跨越式发展。如果传统的发展模式在碳峰后继续,那么在碳峰后100年不会自动走向碳中和,而是锁定在高碳状态。有人认为,碳达到峰值和碳中和之间的时间长度很重要,其背后的基础是所谓的碳排放环境库兹涅茨倒 U 型曲线(EKC)。然而,这条曲线是有问题的。如果发达国家没有贸易自由化和产业转移,就很难出现所谓的“倒U型曲线”。如果你看发达国家的消费端,你会发现他们的碳排放量一直在上升,在某个阶段可能会出现一个平台期。碳排放量的增长会慢一些,但很难大幅下降。没有发展内容的彻底转变,就不可能自动降低到低碳甚至零碳的状态。从碳达到峰值到碳中和并不是一个自然的转变。实现碳达峰,在传统工业化模式下是可以实现的,但如果再努力,就会实现早峰或低峰的问题。实现碳中和是不同的。中国目前的100亿吨碳排放必须减少或中和,才能在2060年前实现净零排放。中国目前100万亿元的经济大厦是建立在约100亿吨碳排放的基础上的。

第六,实现碳中和的最大挑战不在于生产技术,而在于改变生活方式和发展理念。人们对现代化的认识,以及在此基础上形成的发展内容、商业模式、利益格局和体制机制,都将发生巨大变化。我们生活的世界和我们所获得的关于这个世界的知识在很大程度上是在传统工业时代形成的。现在要过渡到绿色发展的新时代,新旧发展模式转换的基础条件还很多。这些挑战体现在许多具体方面。所以在做研究的过程中,我们时而乐观,时而悲观。乐观是我们可以通过专业知识看到人类发展面临的危机及其根源,知道对方在哪里;但悲观的是,从这一边到另一边,我们需要梯子。这不是学术界可以做到的,需要政治家和整个社会采取一致行动。各种不确定因素交织在一起,如何找到有效路径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晁卿尘(国家气候中心研究员)

我对为什么欧盟是气候变化的旗手的理解有三个方面。首先,欧洲所在的气候区对气候变化的影响最为敏感,因此非常关注气候问题。其次,出于对未来技术出口和技术竞争的一系列考虑,欧洲在环保技术方面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第三,气候变化问题是最能体现道德制高点的领域。欧盟希望以气候变化为切入点,以提升在国际政治中的主导地位。

对于中国来说,首先从气候和环境的角度来看,中国也受到气候变化的负面影响,处于全球气候的敏感区。应对气候变化对老百姓来说最重要的好处是环境的改善。2013年大范围的雾霾提醒全国人民要关注环境和气候问题。环境保护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国家主导政策,但气候变化在前两三年似乎没有得到重视。现在国家提出了碳达峰和碳中和目标,其实是从污染防治的源头上考虑“2035年建设美丽中国”的问题。其次,从技术角度来说,碳达峰和碳中和目标的实现,将对带动与绿色低碳产业相关的基础设施投资和建设发挥重要作用,这也是新一轮科技革命的重要方向。. 以互联网、物联网为代表的智能电网、智能交通等高新技术新兴产业将迎来重大发展机遇。新能源转型将带动大量就业,新技术产业将迎来整个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机遇。最后,从国际政治的角度来看,以保护地球和气候为道德制高点,符合人类普世价值,而所涉及的理念和观念的变化,会带来治理结构和投资方向的变化。这些变化将对未来中国的全面可持续发展产生重要影响。

中国在实现碳达峰和碳中和方面也面临诸多挑战。从发展阶段来看,发达国家实现碳中和需要40到70年,而中国只需要30年左右。从资源禀赋来看,化石燃料在我国能源结构中占一次能源的比重约为85%,转型并不容易。工业化和城镇化的惯性还将持续一段时间。未来,经济发展将持续增长,能源消费将持续增长。一些新技术,如碳捕集、收集和封存(CCS)技术,尚未达到大规模推广的水平,空气捕集技术(DAC)有待进一步研究。实现碳中和和负排放需要依靠生物质加碳捕获、捕获和储存 (BECCS) 技术,这涉及土地供应的限制。此外,中国还面临国际压力的挑战。中国提出碳达峰和碳中和目标后,国际社会先是喝彩,但随后有舆论质疑中国碳达峰和碳中和的时机。这些都需要加强解释,增进互信。但随后有舆论质疑中国碳峰和碳中和的时机。这些都需要加强解释,增进互信。但随后有舆论质疑中国碳峰和碳中和的时机。这些都需要加强解释,增进互信。

最后,从转型路径来看机不可失:中国能源可持续发展,中国必须尽快实现碳峰值,才能赢得碳中和的先机。这意味着2025-2035年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时期,是美丽中国走向后现代化建设最重要的时间窗口。

陈颖(中国社会科学院生态文明研究所研究员)

碳达峰和碳中和是同一个目标的两个阶段,不能分开看待。2021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碳达峰和碳中和列为八项重点工作之一。正是因为它的紧迫性,它必须从现在开始部署。“十四五”时期非常关键。如果还任由经济在原来的发展道路上前行,特别是新冠肺炎疫情之后,一些地方在千方百计拉动经济增长,就很容易重蹈高碳发展的覆辙。未能尽快达到碳排放峰值将对随后的碳中和目标施加更大的压力。因此,碳中和目标必须作为约束来指导近期的碳峰值。

未来的一个巨大挑战是所谓的“绿色复苏”。事实上,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国是在两三个月后得到控制的。中国经济回升过快,在绿色转型前已经恢复。到2020年5月,我国碳排放量已达到上年同期水平,下半年碳排放量超过上年同期水平。在中国进行绿色转型布局之前,经济已基本恢复到原有模式下。因此,2021年应立即进行碳达峰和碳中和的战略部署。“十四五”期间,各地在规划产业布局时,要贯彻碳达峰、碳中和的思想。目前,基层对碳峰化和碳中和的认识还太遥远。2021年全国“两会”后,中央的声音将进一步向地方传递。希望我和苏清臣主任主编的科普书《碳达峰和碳中和100问》能够在社会基层广泛传播和普及。毕竟社会发展有很强的惯性,好的想法需要真正落实到具体的行动中,不是一蹴而就的。基层对碳峰化和碳中和的认识还很遥远。2021年全国“两会”后,中央的声音将进一步向地方传递。希望我和苏清臣主任主编的科普书《碳达峰和碳中和100问》能够在社会基层广泛传播和普及。毕竟社会发展有很强的惯性,好的想法需要真正落实到具体的行动中,不是一蹴而就的。基层对碳峰化和碳中和的认识还很遥远。2021年全国“两会”后,中央的声音将进一步向地方传递。希望我和苏清臣主任主编的科普书《碳达峰和碳中和100问》能够在社会基层广泛传播和普及。毕竟社会发展有很强的惯性,好的想法需要真正落实到具体的行动中,不是一蹴而就的。

从长远来看,不同行业的碳中和挑战和机遇是不同的。在充分肯定未来发展机遇的前提下,我们必须为未来的巨大挑战做好充分准备。如果不能通过转型发展克服眼前的困难,就不能等待未来的机遇。面临最大挑战的传统产业应该是煤炭产业,它涉及煤炭开采、运输、转化、利用、煤化工等多个环节的产业链。煤炭产业在中国经济体系中占有重要地位。2020年煤炭消费总量占56.8%,煤电装机占49.1%,煤电占60.8%,煤电占60.8%。化工还提供了千家万户所需的各种产品。[] 以煤炭为基础的庞大产业,不是说关就关,说关就关,说不行就关。转型过程中也存在风险,公正的转型是巨大的挑战。以煤炭为主的产业链都是大型国有企业。他们高度重视和重视碳中和目标对自身发展和企业转型的重大影响,并很快组织人员进行研究。未来,在以新能源为主体的能源体系建设中,燃煤发电在一定历史阶段仍将发挥保障供电安全的“压舱石”作用。对于煤炭行业的大型国有企业来说,转型发展的机遇也不少。除了加大对新能源的投资外,由于其现有的巨大碳排放量,它们在碳交易市场上拥有强大的话语权。只要转型做的快,处理得当,就能形成相对于其他公司的比较优势。此外,针对未来CCS的技术需求,这些大型国企也可以充分发挥技术创新优势,利用技术储备和优质条件进行商业化,实现盈利。通过技术和服务。

最后,生活方式的改变也是实现碳中和目标的一个重要方面。在我的印象中,美国人普遍缺乏环保情怀,没有为全球低碳做贡献的理念,坚持高碳生活带来的舒适。欧洲的生活质量也很高,但相对低碳。中国确实处于十字路口。是按照美国人的生活方式过上幸福的生活,还是我们可以结合中国文化和国情,在改善物质生活的基础上,过上相对简单、有节制的低碳生活?关键是教育和宣传。目前,网购的便利和铺天盖地的宣传,在拉动消费的同时,绿色低碳消费的呼声非常微弱。在碳达峰和碳中和的目标下,物质享受带来的幸福并不排斥,但在全面进入小康社会时,更应该强调以可持续的理念过简单的生活绿色消费获得精神追求和满足。中国应该避免走高碳生活方式然后回头看,而应该从现在开始直接走向更绿色、更简单、更可持续的生活方式。

王某(中国社会科学院生态文明研究所研究员)

虽然碳达峰和碳中和是同一个目标的两个阶段,但从机遇和挑战分析的角度来看,不同的阶段面临不同的问题,需要做不同的事情。

2030年之前,即在实现碳峰值的过程中,我国经济社会总体上仍处于发展中国家阶段,面临产业技术升级、区域发展不平衡、资源环境约束等问题。如何实现经济社会发展和气候变化?,环境协同治理是最大的挑战。尤其是中西部欠发达地区,地方政府和居民的经济增长欲望强烈,但环保意识相对薄弱,容易出现非理性投资,产生技术锁定效应,耗时较长。消化。投资对环境的负面影响。所以,

碳峰值过后,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可能再上一个新台阶,整体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工业化、城镇化进程基本实现。经济社会发展质量和效益的提高将取代经济规模和总量的快速增长成为发展方向,生态文明建设也将进入转变经济社会发展范式的新阶段。这些新发展将积极支持实现碳中和目标。在技​​术领域机不可失:中国能源可持续发展,实现碳达峰目标后,中国与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将进一步缩小,创新能力显着增强。可再生能源技术等一些领域甚至可能领先世界,这可以降低中国实现碳中和目标的成本。,甚至引领全球碳中和进程的一部分。

张颖(中国社会科学院生态文明研究所副研究员)

中国社会科学院生态文明研究所(原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长期关注和研究气候变化对就业的影响。从研究结论来看,无论从国际还是国内来看,采取积极措施应对气候变化带来的就业影响,利大于弊,机遇大于挑战。但在创造和减少就业机会的机会和挑战方面存在一些不匹配。

一是行业错位。一些行业将面临巨大的发展机遇,而另一些行业则会受到很大的负面影响,甚至会慢慢退出历史舞台。

二是时间错位。在绿色投资对经济和就业产生积极影响之前,一些高耗能项目和行业退出的负面影响将直接、更快地体现出来。机会的实现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时间滞后,挑战会更早到来。

三是空间错配。碳中和带动了可再生能源领域相关产业的发展,如江浙地区的太阳能产业、京津冀地区的风电产业。然而,山西等其他以煤炭资源禀赋为主的地区缺乏可再生能源。从空间上看,有的地区可以拥抱碳中和的机遇,有的地区只能面临碳中和的挑战。如何帮助那些曾经依赖传统化石能源及相关产业链的地区实现转型,也是一个问题。

四是就业技能与能力水平不匹配。虽然为了实现碳中和目标会创造大量新的就业机会,但很多都需要专业技能水平,因为受能源转型影响的群体在新的碳中和时代很难找到新的工作,以及技能培训需要加强对这些群体的帮助,帮助他们实现再就业,确保没有一个人被时代的大潮落下。

于翔(中国社会科学院生态文明研究所副研究员)

工业碳排放占中国碳排放总量的70%以上,是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重点领域之一。工业碳达峰目标的实现不仅关系到中国碳达峰目标的实现,也影响着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进程。当前国际产业分工正在重塑,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与我国“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进程形成历史性交汇。为缓解全球温室气体、气候排放等国际压力,实现产业发展绿色转型刻不容缓。

因此,针对当前国际气候治理形势,履行中国自身减排承诺,中国产业发展不仅需要考虑国际社会的期待,更需要在国内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推动疫情后经济复苏和持续高质量发展。如何使我国工业实现碳中和、碳中和与我国应对气候变化的总体目标和我国经济发展目标相适应机不可失:中国能源可持续发展,必然对我国未来工业发展战略和发展方式提出新的挑战。传统的环境经济学将碳排放视为经济增长的外部因素,这将无法满足未来碳中和路径的需要。中国的低碳发展道路将基于碳减排带来的技术创新和就业增长。,由改善的福祉推动的经济增长。加快行业绿色低碳转型,将成为带动我国碳减排和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

欧宝未来,实现行业碳中和可以从工业生产的基本单元入手,推动创建零碳工厂、零碳园区、零碳产业,同时发挥产业链的拉动作用。生产端的需求端,依托新能源汽车和可再生能源。推广大规模使用等消费环节。在行业实现碳中和的过程中,技术创新尤为重要。通过技术创新,带动行业整体绿色转型,充分利用技术发展和科技创新,实现工业净零碳发展。高污染、高排放产业正朝着高附加值、低环境成本的方向发展。推动气候变化全面融入工业产业建设、发展和转型升级,实现应对气候变化各方面与工业产业协同,推动工业产业沿着绿色低碳可持续发展-碳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