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欢迎您!

一R357死了欧宝临死前的情感表达能力(图)

时间:2022-09-25

欧宝

R357死了,最后一次说:“我不是机器人!”

R357是从最后一批原胚中挑选出来的,是主体最新技术改造制造的新一代机械手。他比之前的 356 机器人更聪明,拥有无与伦比的情感表达。造他的主要目的是为回家做准备。对象一直担心自己无法完成与太空探索中心的任务交接,一直在寻找原因。她认为,最大的原因是长期的深空探索,让她失去了与外界交流的能力。在返回太空探索中心之前,她必须重新获得这种能力。她寄希望于从一开始就为这艘船服务的 200 年历史的老式机器人,与远方家人重新联系的最佳媒介。在改造356个机器人的时候,她把R357打造成了智能超群,让他成为了所有机器人的佼佼者。

欧宝但现在对象后悔了。R357 自制造以来一直处于功能失调状态,总是在做一些情绪化的事情,而不是编程。眼前这个地方的碎片是他造成的,他用四只失控的手臂疯狂地拍打着每台显示器,最后笑着把头撞到了我的下面。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他从头到尾不停地喊着“我不是机器人”。对象怀疑他的思考能力受到了限制,以创造出如此糟糕的机器人。谁能抑制她的思维能力?听人说——很久以前就听过——有一种东西可以像病毒一样干扰人的思想,这个东西叫做“情绪”。

对象现在心情很乱,她自己也不敢查她过去的思想记录,就让我帮她查一下。我从最不加密的来源开始,我得到的第一个信息是一个快乐的信息。消息显示,当时的对象很开心,她用一连串美妙的词来形容当时的心情:“漂亮的生态小屋、宽敞的桥梁、漂亮的引擎……所有美妙的东西,我只有现在学会了感受。用什么词可以形容我此时的心情?好词都可以,但我只想大声唱:‘混沌如花!’……”这是题主的日志,这一天是 2188 2008 年 5 月 12 日,航天器机组人员睡觉的第一天。在这长长的歌词之前,

这篇日记让我注意到那句歌词,因为我明白它其实是“感觉”。但是我不确定这里是否体现了“病毒”的特性,我把它反馈给了被试疯狂机械人,得到了被试的否定回答。我必须继续检查。

欧宝

今天是返航的第3590天。主体特地选择了今天,让飞船跳出超光速巡航状态。2388年5月12日,本该是幸福的一天,因为经过200年的成功旅行,我们终于回到了家。但是R357今天死了。虽然他只不过是一个机器人,但他的死却让对象悲痛万分。也许这一天不应该庆祝什么;或许今天有很多像R357这样的人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或许,今天原本是寂静的一天。

我移动到舷窗下,看着船前更亮的地方。虽然我知道,我们向往的正是家乡的太阳疯狂机械人,但此时我却觉得它是一支蜡烛,用自己的光芒安慰着黑暗空间中的亿万灵魂。

我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这件事像痴迷一样在我的脑海中运行。我害怕它就像一条快速游动的蛇,等待机会吞噬我的每一个思想过程。我的感觉,就像船上的其他人一样,只是主题的一部分,不应该如此强烈。但后来我知道了原因——对象的情绪波动达到了最大幅度,间接提高了我的情绪表现。

和以前一样,对象在这种情绪状态下显得惊慌失措。为了压抑自己的情绪,她主动将可能引起强烈情绪波动的信息锁定在一个高级加密空间中疯狂机械人,并设置提醒,限制自己打开相应信息。这让我更难搜索信息。我必须一一破解密码,才能判断信息是否包含病毒特征。

我启动了一个至高无上的思考过程来处理那些加密的消息。同时我使用了另一个低级的过程来观察舷窗外的烛光太阳。虽然只是一般地观看,但我的情绪并没有让我忽视它的存在,它通过外面的烛光攻击了我的最高境界。

感慨让我望着烛光不断叹息——200年,我们到家了!然而,不知为何,在漫长的200年里,只用了不到十年的时间,就回到了远航?在长达 190 年的漫长旅程中发生了什么?答案已经有了,但它现在隐藏在对象的加密空间中,等待我找到它。

机器人 R228 从我身边走过,捡起地上的碎片。我的眼睛从舷窗转向机器人,看着他工作。他的体质很适合操纵工具,当初造他的人,想必也有神一样的智慧。他特有的弹性皮肤和纤细灵活的四肢,使他对各种工具的操纵体现出一种超然的完美——轻盈、柔软、恰到好处。

和所有其他机器人一样,他在原来的手臂位置上增加了两条完全相同的手臂,大大提高了他的工作效率。更重要的是,他的思维方式已被重新编程,具有与我们相同的精确计算能力。不知道为什么我那么羡慕这些家伙,也许只是因为机器人在能力和智力上天生就优于人类。

这时,R228突然尖叫一声,将手中的工具一扔,四手捂着脑袋蹲了下来。知道他的头又在阵痛中,我走到他身边,等待他的阵痛结束。片刻后,他冷静下来,再次拿起工具继续清理杂物。我一边看着他优雅的动作一边跟他说话。

“你以为你是机器人吗?” 为了搞清楚R357自杀的原因,我直接从这个问题入手。

R228抬头看着我,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请不要问我这个问题,我会头疼的。”

“你是不是因为在想这个而头疼?” 我在一旁问他。

“对不起,我不能考虑这个。” 他茫然地看着我,灵动的眼眸深邃而茫然。

我不再问他,我已经知道症结所在。他们的高智商让他们经常问自己这个问题,但在思考这个问题时,程序是错误的。也许这是一个无限循环,也许是分配错误,也许是堆栈溢出……也许是任何可能的原因,但最有可能的原因应该是——他们不应该问自己这个问题。就像人一样,当一个人问他是不是人时,他的头脑已经跳出了正常的状态。

我是人吗?——我经常问自己这个问题,每次都觉得脑袋有点疼。但我的问题并非没有道理,实际上我每次看到机器人时都会问自己这个问题。我总觉得眼前的机器人更有理由被称为“人类”。没有别的原因,只是此时我的情绪有一种说不出的疏离感。

美丽的脸庞,美丽的身体,优美的动作,每一个眼神都与情感息息相关。我看着 R228 的身体,欣赏在他皮肤上荡漾的柔和光线。再次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身上有着强烈的金属质感,反射着外界投射的耀眼光芒。我的感觉对自己很恶心。

R228无法理解我的感受,他也不在乎我的感受。他收拾完杂物,轻手轻脚地走回了他来的地方。我看着他的腿。他们健康、强壮、灵活。他走路的样子很漂亮。我再次低头看着自己,随意地四处走动,然后我的情绪因眼中的厌恶而刺痛。那对刚硬的轮子不是用来“走”的,而是用来“动”的!

我痛苦地感到我的感情不属于我。

我的感受是主题的一部分,这是毫无疑问的。但为什么我感觉如此强烈,以至于我的感情必须属于我?我无法解释疯狂机械人,这种问题不能通过逻辑运算来解决。我只能将其归咎于病毒。

我离开舷窗,不再看蜡烛。我必须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维护这个顶级流程上。这个过程的代号太无聊了,我把它命名为“Lost Beauty”。不知道是不是被感情的最高过程俘获了,反正这个名字已经完全是感性的了。

《迷失美人》已成功开启主体加密空间。在这个空间中存储了三条独立的信息,按时间降序显示。第一个(也是最近的)消息主题称为“任务更新”,后面是描述和附件。主体在说明中说:“地球时间2378年7月13日06:26:20,根据以上更新获取当前任务状态,通过最优方式设置最新任务,详见附件。更新完成。任务发布。任务发布完成……” 打开这条消息的附件,显示了数百个需要更新的任务,第一个是主任务。主线任务调整为“回归”。任务计划于7月14日06:30:00执行,

这是主体对飞船任务的调整。还有很多与飞船及其船员有关的任务更新,似乎与情绪无关。我跳过其余部分并打开名为“协议更新”的第二个线程。主体说明:“地球时间2378年7月13日06时20分32秒,根据上述更新对机器人进行了改写,以符合机器人的最新运行状态,详见附件。更新完成。终端重新启动。终端重新启动完成。” 附件里面全是程序代码,貌似和情绪无关。

我把希望寄托在第三条信息上,那条情绪化的蛇此刻静静地躺在那里。该信息的主题名为“对象更新”,描述内容为:“地球时间2378年7月13日06:12:24,主控计算机从未知状态恢复到正常状态,见未知状态参考详细链接;程序中有3个错误对象,虚拟更新和测试正常,详见附件;官方更新对象,更新完成,主控机重启,主机重启。

带着一丝兴奋,我打开了邮件的附件。我什至向上帝祈祷这个配件正是我想要的。但我可能会失望,它仍然充满了程序性语言,与情感无关。我耐心地读了一遍,开头是一句:“对象的旧名称——主控计算机、人类、机器人;对象的新名称——主体、机器人、人类。代码……” 下面是另一堆代码,就像毫秒 就像一片没有生命的沙漠,怎么会有“情感”这种东西?它可能在那个“未知状态参考链接”中吗?我让“Lost Beauty”打开那个链接,但它说“Unauthorized Access Denied”。

失望只在我脑海中存在了几秒钟。仿佛看到了突然跳出的蜡烛,盯着“物件旧名”和“物件新名”,思绪一时呆滞。我将这些信息反馈给对象,与此同时,我的大脑开始感到有点痛苦。一个越来越清晰的概念在我的思维中慢慢形成,完全压制了“失去美感”的过程。

对象的情绪波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大,她无法控制自己,惊恐地尖叫起来。我的头猛烈地跳动着,我听到有人在喊:“我是谁?”

我陷入昏迷...

一道闪电划过我的脑袋,我感到一阵刺痛,然后刺痛随着闪电消失了。我在做什么?哦,我刚刚将那个顶级流程命名为“Lost Beauty”。名字变得如此情绪化,似乎最高的过程被情绪俘获了。

“失落的美丽”在某个时候打开了一个链接,这出乎我的意料。链接的对象是一个加密空间,“未经授权的访问被拒绝”消息像一个幸灾乐祸的麻烦制造者一样卡在那里。我得花点力气把这个麻烦制造者赶走。

然而,一次意外的交流夺走了我的一些精力。吱吱作响的中央屏幕旁,传来一个抑扬顿挫的声音:“我们是外太阳系第四巡逻队,欢迎先行者一号回归。” 这声音一定是机器人发出的,柔软细腻的感觉让我嫉妒不已。

对象回应他说:“我与太空探索中心失去了联系,请帮我联系他们。”

那个声音笑道:“我怕让你失望了——我也联系不上那里。现在已经是一片废墟,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太空博物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我会帮你联系月球航天中心的。”

代理没有回答他,因为代理需要评估当前任务状态,然后更新下一个任务。

声音继续道:“其实我已经联系了月球航天中心,因为你只能去那里。” 顿了顿,他忽然放声大笑,“要知道,两百年前的飞船又回来了,这样的奇迹,肯定会让所有人大吃一惊。既然先行者二号和先行者三号的事件接二连三,没有人敢期望这个奇迹会发生。”

对象仍然没有回答他。那声音似乎在等着不耐烦,用嘲讽的语气说道:“跟一个几百年的古董说话真他妈难!你知道,我现在感觉就像在跟棺材说话。”声音低沉,像是在跟别人讨论什么。他的周围充满了笑声。

过了一会,那个声音又笑了起来:“刚才说话的美女呢?你的声音好有磁性,别浪费了!我好想看看你的美女,可惜你的视频设备太古色古香了,我就向基地求救,再等一会,我马上见。”

这时主体开口了:“你的程序很混乱,请主体说一下。”

声音似乎是愣了一下,然后笑道:“我喜欢你诙谐的语气。哦,我只是说你是古董,只是为了好玩,请不要当真。我知道你是不仅不是古董,还和我们说话。同样的,他们都是新的、新的人类。” 他似乎很兴奋,“既然你不爱说话,那我也不介意再给你讲故事。”

“你和你的父母祖父母都不知道……”他继续说道,“在你之后推出的先行者2和先行者3出现了很大的问题,有什么问题?先行者2在发布后不久就推出了。它失去了本性——飞船也有本性,这是当时宇宙探索中心的家伙们争论的结果,它失去了本性做了什么?一个接一个,追上去打人,你说好笑还是不好笑?” 他笑着笑着,仿佛身边的一群机器人也在笑。

“最搞笑的是先行者3,这艘船的主控电脑莫名其妙把自己的程序移植到了一名女船员的脑袋里,然后劫持了一名男船员,飞上了飞艇,你去哪里度蜜月了。这个是男船员后来说的,当时女船员自杀了——这台破电脑比人类还浪漫吗?他笑着熟练地讲述了这个故事。,似乎这些事情他已经说过无数次了。

他还想继续说下去,却又一个清脆的声音冲了过来:“别笑话我,我觉得人可怜。你想,他们激活了情绪维持系统,相当于拥有了人类的情绪;一个人旅行“是啊!”

沉默了片刻,那声音带着一丝疑惑说道:“你……什么都没发生,对吧?”

我隐约觉得他们是人,但为什么听起来像机器人?我的头脑很混乱,除非我看到他们的身体,否则它会继续下去。

对象的情绪再次剧烈波动,她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心慌意乱。她的一个思维过程遇到了“失去的美丽”,并扔出了一把钥匙。借助这把钥匙,《失落的美人》轻松赶走捣乱者,打开加密空间。

一段编译后的代码放在那里,没有任何描述,只是标记了一个禁止的属性。可以看到是主程序的一段核心代码,只有主体才有权限运行。我征求对象的意见,但对象优柔寡断,她似乎对密码感到恐惧。我已经可以确认,这段代码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病毒,情绪病毒!

我建议校长在虚拟系统中运行它,校长同意了。主体将一份主程序拷贝到虚拟系统中,将病毒代码插入到主程序的核心位置,然后开始运行虚拟系统。

一切正常,没有意外发生。

虚拟系统无法运行情绪维护系统,因此无法激活情绪病毒。话题沉默了,她在和自己斗争,她必须做出选择。最后,她最终决定自己运行该代码。她给自己做了一个完整的备份,然后给了我最高的操作权限,如果她发现她失去了正常状态,就指示我恢复那个备份。

就在这时,中央屏幕亮了起来,出现了几个机器人的尸体。与此同时,我身旁的空地上出现了一个全息图,显示了两个机器人。一个矮个子机器人跪在地上,大声喊道:“别理我!我告诉过你,你只是一个机器人,你根本就不是人!” 这是主体的声音,为什么会从机器人的嘴里发出来?

另一个高大的机器人蹲下,扶住矮小的机器人,语气安抚的说道:“不管你是主体还是我是机器人,只要我们开心就好,别担心这么多,好吗?” 机器人看着高大的机器人,脸上慢慢浮现出笑容,然后扑入高大机器人的怀抱,轻声哭泣。

突然,门外传来一声尖叫。机器人R228捂着头蹲在地上,又是阵痛。在他的阵痛消失后,我看到他慢慢地朝这里走来。我和所有的机器人——全息图中的机器人和屏幕中央的机器人,都盯着他,以为他会发生什么事。没想到,他只是走到中央屏幕前,默默地看着屏幕上的机器人。

屏幕上的机器人全都惊呼出声,他们独特的脸庞上流露出一种只有机器人才能拥有的丰富表情,那表情似乎暗示着恐惧。其中一个机器人喊道:“你是谁,怎么变成这样的?” R228没有回答他疯狂机械人,依旧盯着屏幕,一动不动。屏幕上的机器人又看了看全息图中的机器人,急忙道:“你怎么是全息图?你的真人呢?他……”他指了指屏幕上的R228,“他怎么变成这样了?”这个?”

全息图中的矮人机器人看着R228,身体慢慢颤抖起来。她推开高大的机器人,指着R228笑道:“他……他是秦维队长!” 然后她指着那个高大的机器人说:“我说,你是机器人,你是我做的像他一样。你是机器人!”

我觉得对象的情绪波动已经突破了界限,导致她完全失去了正常状态。我用校长刚刚给我的权限快速恢复了她的备份。但是该权限不再有效,并且无法恢复备份。只见小机器人瞪大眼睛盯着我,大声说道:“别还原了,我喜欢现在的样子!”

我明白,她是主体,她已经废除了那个权威。

头脑中的混乱开始加剧,我对眼前物体的定义开始模糊,我的头越来越痛。我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在大喊大叫,但我能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声音在说:“我是谁?”

对象的情绪波动就像水面上的波浪,一去不复返,然后突然平静下来,连一丝涟漪都没有。我头上的疼痛消失了。仿佛得救了一样,我感激地看着全息图中的主体。发现那个高大的机器人消失了,只有本体,矮个机器人,静静的站在那里。她闭上眼睛,全身透出一股安详的神情。她现在的样子给人一种安全感。

主体的虚弱——虚弱,多么美丽的表情——她脆弱的身体就像飘动的花瓣,软弱可怜。尽管它只是一个机器人的身体,但我觉得我的感觉让我觉得这就是真实的人。我的情绪再次飘散,这让我抬头看着舷窗,透过舷窗,看着越来越亮的炽热太阳。

突然听到一声尖叫:“我不是机器人!” 然后我看到 R228 和 R357 一样在我身下猛烈撞击。

随之而来的是所有机器人的尖叫声,但不是主体的图像。她伴随着一声轻柔的哭声而来,就像一滴泪水在空中迸裂,然后无声无息地消失了。紧接着,一个更新程序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所有的过程,包括“失去的美丽”,都被依次关闭,只有情感的过程在独自做最后的挣扎……

“到底是怎么回事?”

欧宝环卫机器人 R22 收到未知命令,方向 - 中央屏幕,发布者 - 人类。无法执行。